代国那些年第四六八章虽胜无得

2020-01-21 22:44:05 来源: 银川信息港

代国那些年 第四六八章 虽胜无得

韩枫看向柳泉,柳泉不由眉头一轩,似是没想到韩枫竟会询问自己的意见。他温然一笑,道:“穷寇勿追。今日大家都累了,不妨在城中暂作休息。至于张将军处,也不必着急,朕相信他们会比我们急。”

韩枫这才点头道:“朕也是这样觉得。远并不蠢,怎么会想不到天马追不上他,更何况他大军辎重甚多,还带着那么多黄金,便连寻常的骑兵也跑不过。他把陈诀的首级留在南城门,只是为了向我们;但他主动丢了城池,也绝不可能重回帝都。如今这么多人跟着他,总要求个安身立命。”

柳泉道:“正是。”他又将目光转向明溪,微微一笑,“三公主看来有话要和你说,今天也是累了一天了,大家都饿了吧,不如让士兵们先做上饭,再看看这城中还剩下些什么。”

韩枫“嗯”了一声,也看向明溪:“什么?”

明溪横了柳泉一眼,心知他是让自己找时间把谭氏家族的事情讲给韩枫,可眼下四处是人,哪里是说话所在。看着韩枫,她温然笑道:“先去吃饭,再说其他。”

此刻天已全黑了,大家就将丰州的将军府收拾了收拾,用以安歇。骆行仍是为辛苦,不及吃饭便带兵又去城中巡逻,直过了两个时辰,他才回到将军府中,报告此次夺城之战中,西代共死伤十二人,天马死伤二十八匹;北代戎羯士兵死伤略重,约有上百之数。与西代北代的联军相比,丰州守军损失惨重,外城北门的一万士兵共战死三千九百二十四人,其中包括两位都统,重伤八百三十七人,被俘虏的则有两千一百四十三人;“巨门”、“辅弼”二军则共损失三千七百余人,并无俘虏。

被俘虏的士兵听说张将军竟在他们奋勇守城时偷偷离开,坚持着的士气也被打击得一干二净,不剩分毫。这些士兵有一些来自周围的村庄,也有一些是前年丰州投降后帝都派来的守军,但更多的人,则是本地的屯军。

韩枫将那《告父老书》早已交在骆行手中,骆行找到俘虏中官衔的几人,将那《告父老书》给他们逐一看过,这些人本就对远没了信心,看了那张血迹斑斑的《告父老书》,自是起了同仇敌忾之心,然而就算能够收伏这些人,骆行却为韩枫犯了愁。

军中带着的粮草已经被吃得凿尽,本来是想着进到丰州城能找到补给,却没想到城南那一场大火烧掉的其实是对方带不走的粮草,城中的百姓也早被赶走,屋中没有余粮,这接下来又该怎生是好。

韩枫听骆行的回话时,已跟明溪结束一场长谈,在对谭氏家族半信半疑的同时,也做好了夺城之后喜忧参半的心理准备。他两手背在身后来回踱着步子,这一路走来,困难重重,但他逐一克服,难道如今竟还是功亏一篑,败在粮草上?

杜伦沉思良久,缓缓开了口,试探着问道:“不如……我们问柳泉他们借些粮食?我在他们军中做云梯的时候,见到他们带了不少粮食,应付半个月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更何况马上天气转暖了,地里就有东西长出来,熬到夏天等小麦收了,那就更无后顾之忧了。”

韩枫却摆手摇头,叹道:“军中没有粮草本就是大忌,这事情又如何能说给旁人听?你是忘了之前落雁关下,他是如何对待你我的?”

明溪虽然将谭氏的事情向韩枫和盘托出,但终究是按着柳泉的提醒,没有将他的状况全部讲出——更何况,就算她讲予韩枫听,只怕韩枫也不肯再信柳泉——此刻她听韩枫口中之言,心头一顿,不由黯然叹了口气。

而就在这时,门上忽然剥啄有声,一人道:“韩枫,开门,是我。”

众人面面相觑,那正是柳泉的声音。

骆行开了门,柳泉看到他在似乎有些吃惊。他方才说的是“我”,明显是没将自己当作一过帝皇,可这时见到了“外人”,便不得不轻咳两声,连忙收敛形容,道:“骆将军,今日辛苦了,不如早些去休息,朕有些话要和韩帝相商。”

骆行本是贪生怕死之人,但为了军功,这一整日也杀红了眼。他自诩这丰州破城自己能算头功,这可是这么多年来从未得到过的荣誉,心底情不自禁便骄傲起来。然而这时面对柳泉,却被直接赶走,自然而然就起了几分气性,可对方到底是一国之君,哪怕两人同是从离都出来的囚徒,他还是无法对他撒火发怒。

见骆行大步离开,柳泉才进了屋子,见屋中只有韩枫、明溪、离娿、杜伦四人,才放下心来,自己大喇喇找个位置坐下,道:“也别瞒着我了,你们要多少粮草,我让人拉过来十车,够不够?”

韩枫几人各看了一眼,似是看出几人的疑虑,柳泉又笑了起来:“怎么,我以前做错了事情,现如今做些好事弥补,你们就都不肯信了?”

离娿快人快语,先回了话:“次见你好心,当然要多想想。粮草可是大事,吃坏了东西可不是闹着玩的。”

听离娿这么说,连韩枫都不禁笑了起来:她这一开口,自是承认了缺少粮草的事情。但既然柳泉主动提了建议,想必他也不会在这上边用诈。他道:“那就算欠你一次人情了。不过你这时来,只是为了说这件事?”

柳泉道:“当然不是,我听说你们救下了一个姓白的小子,不知道能否把他带来,咱们一起合计合计接下来的事情。”

韩枫一听这句话,不自禁地看向了杜伦:白沐风的事情虽然西代军中知道的人不少,但很少人知道他的姓名,更不用提他的背景。而这些人中,杜伦近日随在柳泉军中,是他不小心泄了口风给柳泉的可能性。

但他方一看去,恰迎上杜伦清澈的目光。韩枫见杜伦无奈一笑,心中顿时一宽:自己也真是糊涂,落雁关下杜伦几乎被柳泉杀死,他又怎会胡乱说话,况且柳泉刻意言之,不就是为了自己对杜伦起疑么?

不过,不管是从谁口中说出,柳泉要见白沐风一事都更为紧要——很显然,他是为了对付谭氏而来。

建宁县医院怎么样
平顶山市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赤峰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河北治疗牛皮癣价格
甘肃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