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万界千六百三十八章混沌雷池

2020-01-21 05:46:46 来源: 银川信息港

诸天万界 千六百三十八章 混沌雷池

混沌灭世雷劫的降临,在场很多人都不由得心中震撼。

毕竟这种来自混沌力量的威压,让他们都觉得有些难以喘息。

这是一种来自于大道本质上的压迫。

许道颜直入劫云当中。

这些劫云异常之重,混沌之力,丝丝缕缕,垂落而下,碾压在他身上,使得肌肤体表都开始崩裂,出现一条条血线。

许道颜依旧无惧一切,他用心去感知雷池所在之地。

如今无暇劫伤虽在,但他将自己的生命本源切割成两个部分,暂时无忧,但不代表这个伤不存在。

不将其处理掉,对他来讲,始终是一个祸患。

对于树魂来讲,他很自由,如果许道颜要做一些毁灭他的事。

瞬间就可以逃离,因为他能够洞察一切。

眼下的许道颜,全神贯注,不再去想其他。

就在他上升的时候,体内的天君道都在一点一滴的成形,那一丝银色的天地斩道之力,威力极大。

抵挡在他头顶的劫云,皆被一一粉碎。

就在这时,一道灰不灰,白不白,黑不黑的雷芒破穿而来。

瞬间就将许道颜的左肩洞穿,鲜血淋漓,可怖的混沌雷道在其体内肆虐,他立即引还未彻底形成的天君道全力镇压。

虽然他在《黄帝古经》接下来的境界,名为万道天君。

然而就算是万道天君要与混沌大道相抗,也并非是一件易事。

许道颜感受着混沌雷劫之威,无惧反喜,因为这样他才能够寻找到雷池的方向。

混沌雷芒,如同利箭,逐一破穿而来。

一路上的劫罚并不爆烈,似乎知道许道颜要做什么,每一道雷芒似乎都像是一种接引。

许道颜不停地朝着雷池所在的方向逼近,劫云所产生的威压越大,就连他腾飞都显得很困难。

眼下的许道颜,身上尽是雷伤,已经有二十多个血窟窿,哪怕他体内的五大天君道都在镇压着混沌雷道,都止不住鲜血潺潺流动。

许道颜意志坚定,生命本源焕发出浓烈的生机,眼下他一身是血,脸色苍白如纸,凭借着自己的肉身硬撼。

虽然混沌雷道自其体内肆虐,然而他的肉身已经不是寻常的肉身,反而是一个世界。

混沌雷道虽然威力巨大,对其身躯造成巨大的破坏,但又何尝不是一种重建?

许道颜都想要将混沌雷道的力量炼入到体内的世界,感悟其力量本质,将其凝练成一枚古老符纹,刻印入他的体内世界。

不过眼下显然并不是一件那么容易之事,如果不是他体内涵盖天地斩道之力,又能够领略一丝混沌精髓,都难以支撑到现在。

他一边咳血,一边前行。

于生命本源,树魂痛快欢呼:“好精纯的混沌雷道,你可要顶住啊。”

树魂的本质就非常强大,父母之源都能够吞吐混沌大道,对于它来讲,这就是的养分。

许道颜也在引万木,如果等它彻底完成蜕变的话,就算没有树魂来得强,但也不会弱多少。

“放心。”树魂引出一缕缕的枝桠,渗透到许道颜的四肢百骸,表面上仿佛在帮他镇压这些混沌雷道,但实则混沌雷芒的攻伐,凶险的都被许道颜的肉身所承受了,反而在他体内肆虐的部分相对都要弱上很多,对于树魂来讲,都可以汲取其中的养分,使得自身壮大。

许道颜没有办法,自其生命本源中,焕发出浓烈的生机,生命泉眼,伏龙御土,万木,大迷天树,天文之火,战族圣枪等无一不是在帮自己镇压,抵御着诸多凶险,五脏天君自主蜕变,承受着混沌雷道的威压,同时也在磨砺自身,感受其中的力量。

许道颜的左臂被一道混沌雷芒劈得差点飞出去,如果不是皮还粘着的话,手就没了,他连忙接住自己的手,使得血肉粘合在一起。

在这一刻,他体内的药性彻彻底底爆发出来,他知道这一次过后,沉寂在自己体内的药力就会彻底消失。

眼下他濒临的危机,体内的穴窍都在不停地跳动,几经寻找,许道颜加快速度,逼近雷池所在之地。

劫云重重,他一边要抵挡着混沌雷芒的攻伐,一边要破开劫云,寻找雷池。

终,雷池悬浮在不远的地方,在上面,吞吐着混沌雷电,密密麻麻,发出可怖的爆烈之音,让人望之心尖颤动。

“这一进去,还能够活吗?”就连许道颜也心生这样的想法。

只怕万物都会湮灭吧?

“罢了,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许道颜也深知,对于他来讲,毁灭等于新生。

“试吧,我尽力帮你就是。”这时,树魂发出声音,他目光炙热,很是渴望。

“看来对你也有不少的好处吧。”雷池就在眼前,许道颜很是平静,那些混沌雷芒似乎再也不动了。

因为许道颜一跨越雷池,所要承受的攻伐,不是他所能够承受的。

“嘿嘿,也有极大的凶险。”树魂嘴角噙着一丝笑意,他的心很大。

“那就试看看吧。”许道颜破空而行,纵身跃入到雷池之中。

越雷池,自古以来,就很少有人敢去做,哪怕只是一步。

许道颜则是将自身全部投入到雷池当中。

就在他触碰到雷池的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肉身都在崩毁,在瓦解,血肉似乎已经不存在了。

达到天君境,原本生命体质就不一样,更何况许道颜走的就不是寻常路,以身为界,他的身躯不再是纯粹的肉身,而是一个世界。

然而就算是世界,在进入雷池的瞬间,也支离破碎了。

只有一些世界支柱还在支撑,没有崩塌。

这些世界支柱,就是许道颜所凝练出来的魂人,魄人,联合他毕生所修炼出来的经法,术法所凝练而成的符文,彼此之间,紧密交织在一起。

许道颜只感觉自己的意识一片空白,就连疼痛都不知道,一切似乎都在瓦解。

什么生命本源,就连肉身都不存在,更别说无暇劫伤了。

找雷池,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

然而能不能够从雷池从,向死而生,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要不要帮你呀?”树魂很是悠哉,许道颜的肉身虽然瓦解了,但他所支撑起来的世界架构却都还在。

雷池之中,那些混沌雷劫的攻伐都是许道颜在承受的,能够看到那些古老的符纹都在颤抖,而魂人与魄人紧密结合在一起,一件件于许道颜体内的圣物都在浮动,各种各样的符箓都在紧密交织,承受着混沌雷劫攻伐。

如果这些符纹彻底崩碎,许道颜就会彻底消亡于世间,再也没有活的可能。

“不必,如果支撑不住的话,你就会受到雷池的攻伐,到时候自己好自为之吧,根基是我打下的,你以后要面临的劫罚只怕也不会弱多少。”许道颜全力应对,如果眼下自己能够渡劫成功,对于树魂来讲,它也会有巨大的蜕变。

“我只想问你,当你生命本源完整,壮大的时候,你打算怎么做?”树魂能够看到,许道颜的那些世界支柱古纹都在艰辛承受。

整个人进入到雷池之中,一切都没了,只剩下这一切。

原本树魂就是许道颜体内一部分的力量,在以往渡劫的时候,它都在暗中有力量支持,两者原本就是一体的。

如今只剩下许道颜一半的力量在对抗雷池,自然会显得非常艰辛。

“我会划一半给你,但会将你封印起来,至于能够得到多少好处靠你自己本事。”许道颜字字铿锵。

“哈哈,还真是诚恳,罢了,那就帮帮你吧。”树魂显然并不在意,几乎在下一瞬间,一根根神秘的藤条交织在那些古纹上,使其稳固不少。

然而那些藤条也在混沌雷道的冲击下崩碎,树魂也不由得眉头紧皱,在这雷池之中,的确有点棘手。

“你小子还真是挺能够吃苦耐劳的,竟然能够在雷池支撑这么久。”树魂对许道颜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佩服的。

毕竟这是它的寄主,一路走来,许道颜经历过什么,它都知晓。

“少废话,既然要帮忙的话,就不要默默唧唧的。”许道颜的魂魄小人紧密结合,盘膝而坐,这是他的根源所在,虽然肉身毁了,但如果能够承受雷池中那些狂暴雷电的洗礼,对于许道颜来讲,自然会是一桩大造化。

雷电,代表的是毁灭。

混沌雷道,更是惊世骇俗。

许道颜以前曾经就在雷劫中寻找生机,然而比起混沌雷道,简直就是小儿科。

混沌雷道,只是混沌大道之一。

许道颜掌握一丝混沌大道的精要,才有信心进入这混沌雷池,然而他眼下也支撑得非常辛苦。

纵然有树魂全力相助,但他那些古纹上崩裂了。

许道颜将自己的意念全部集中在这些世界的支柱上,发现自己之前修炼的想法,也存在一些误区。

有句话叫真金不怕火炼。

然而真道也无惧雷劫,那些世界支柱崩开了,承受不住混沌雷道的洗练,使得许道颜深知,自己所修炼的经法,古术哪里有所缺陷。

在这一刻,他不得不全力以赴,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渡过眼前的劫罚,唯有这样他才能够站在许天行面前,或者将初代石锄唤醒,寻找到真相。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版阅读址:

平凉市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广东治癫痫病医院哪
潍坊重点妇科医院
秦皇岛如何治疗牛皮癣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