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卡住了宽带用户脖子

2019-07-21 09:24:25 来源: 银川信息港

城市生活小区普遍存在的上网速度慢现象,表面看是恶性竞争带来的宽带变窄、服务质量下降所致,根子还在上游骨干运营商的垄断。随着宽带业务利润的继续摊薄,收购的接入点服务商甚至还会成为烫手山芋。若打破垄断,布局其间的二三级民营服务商才有可能良好获利,并保证亿万用户畅快上网

北京歌华有线8月1日开始了新一轮的宽带价格下调。此前各类小区宽带运营企业也纷纷下调了价格,中国移动联合其子公司铁通甚至推出了两年仅730元的10M宽带业务。

但比起价格,对广大消费者来说,头疼的还是网速问题。

为什么价格降下去了,网速还总是上不去呢?日前,中华工商时报记者深入社区展开调查,并对宽带运营企业、电信专家进行了采访,揭开了其中的谜底。

共享宽带导致"蜗牛网速"

"我们办了10M的’观滔’(即北京观滔高科技有限公司),但网速时快时慢,还不如以前4M的感觉快。"北京市丰台区怡海家园一位老住户对记者表示:"当时看到这家宽带是同价位兆数多的,没想到被坑了。"

"因为小区宽带普遍是共享带宽,二三级服务商从一级服务商拿到资源后,分成10M、100M卖给用户,高峰期人一多速度自然就慢。"北京电信工程局主管的一家宽带服务商分析认为:"虽然联通从技术上也属于共享带宽,但毕竟联通是一级运营商,虽然偶尔也会卡,但总体都会达到相应的速度。"

"一般的二三级服务商适合对网络要求不高的人,开网页、看视频尚可,而游戏对实时性要求很高,共享带宽的限制可能会产生网络丢包现象,不稳定的100M还不如稳定的8M、4M的网络。"另一家服务商技术人员认为。

一名在北京市东城区国瑞城小区居住的IT工作者更调侃说:"小区宽带那种蜗牛般的网速只适合等得起的人,对于长期熬夜的人,低价位错峰上网也算是一种福利。"

记者询问相关客服人员发现,"观滔"目前已被其竞争对手"宽带通"(即北京宽带通电信技术有限公司)所属的鹏博士集团收购。而该集团主推的业务则是"百兆宽带产品"。但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如果服务商100M带宽卖给10个消费者,还说能保证100M带宽,承诺的真实性有待市场检验。

北京市汉衡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李晓均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如果服务商不能保证小区每个用户都达到100M的速度,不能确保稳定的带宽时,仍然做出许诺,那就是对消费者隐瞒了重大事实,涉嫌欺诈。

宽带发展联盟5月开展调查数据显示,31个省市区基础电信企业签约用户固定宽带接入速率符合度虽然均达到90%以上。由于其数据主要基于联通、电信、移动三家基础运营商,其结果让众多受网速拖累的网民不满。

而北京市科技记者编辑协会6月组织网民参与的《2014北京地区网速测评报告》结果则显示,包括众多知名二三级服务商在内,能够达到工信部要求达标速率的运营商仅有北京联通和北京电信两家。

$$分页$$

成本高企助长"劣胜优汰"

"小区宽带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要淘汰的行业。"已在小区宽带接入领域从业十余年的王女士对记者感慨。据介绍,她一直是北京某家二级服务商的市场负责人。

"现在公司的小区宽带业务已留存不多。"王女士对记者表示:"自2003-2004年公司服务个国际小区,接替联通提供国际服务以来,也有过几年发展的黄金时期。"当时,像他们这样的公司还没有要做社区的概念,消费者也主要采用联通ADSL。

随着业务壮大,"小区总想在其宽带业务上分杯羹",对他们一次性收取"入楼费",王女士介绍说:"当时在北京东四环一个很大的社区内,公司与两家服务商展开竞争;而多的时候有8、9家入驻同一个小区。"

记者在怡海花园采访时也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当记者拨打该小区物业咨询时被告知,只有"观滔"、"宽带通"这两家可以提供服务。但据该小区一居民描述说:"楼道里一瞅就能看到5、6家的线,包括联通、移动的光纤。还有一些盒子连名字都没有。"尽管物业说法与实际情况不一致,但小区内无序竞争但存在确是事实。

此外,成本上升也让小区宽带业务利润摊薄,像王女士这样的小公司早已不堪重负:"一面是消费者要求越来越高,一面是一级运营商降价竞争,再加上整体环境不好,公司小区宽带业务已入不敷出。"

记者日前拨打了北京十家运营商、服务商的客服电话,按照带宽计算,除中国联通外,虽然标注的带宽理论值不尽相同,但年费也均在千余元左右。数量占据大半壁江山的二三级民营服务商,在小区宽带上的价格优势已经越来越弱。

基于这样的竞争和经营环境,王女士所在公司不得不放弃积累多年的小区宽带市场,转战基础运营商的网络渠道服务。十几年打拼,环顾四周,王女士熟悉小区宽带业务的同事已所剩无几。

调查中,一些服务商开始与小区物业合作,以区域性的"垄断"优势,赚取超额收益,同时也带来服务、口碑的继续恶化,甚至形成了"劣胜优汰"的奇怪现象。少数实力较强的服务商则选择改变销售的对象,布局要求更高、空间更大的企业和楼宇互联网接入服务,对他们而言,服务企业更有利益可图,"市场也没有那么复杂"。

更多的地方接入点服务商则选择了收购或被收购。

在这一方面,鹏博士集团则较为高调。该集团原名成都鹏博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工益冶金股份有限公司,5年前放弃钢铁冶炼之后,2012年因并购长城宽带而名声大噪,近年仍在小区宽带领域不断扩大成果。由于上市公司的资本优势,不少受融资问题困扰的二三级服务商也纷纷接受了鹏博士的橄榄枝。

与鹏博士业务结构接近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则是方正科技,随着今年5月收购了IPO未果的兄弟公司方正宽带,新一轮资本市场的战斗已经打响。

业内人士分析,一系列并购动作虽有望从基础运营商方面获得某种"批发价",同时能从一定程度上减少同业竞争,但销售成本攀高仍是该行业重大的服务隐患。根据年报数据,鹏博士集团目前接入及增值服务业务收入占比已超90%,而销售成本也已经从2012年的3亿元,激增到2013年的16亿元,达到营业成本的61.3%,销售端的压力可见一斑。

此外,居高不下的用户投诉也是"老大难"问题。北京市工商局12315监测数据显示,近年来,涉及居民小区宽带服务的投诉量呈上升趋势,仅去年就立案47件,结案35件,罚没款共计680余万元。

$$分页$$

垄断或让收购成"烫手山芋"

目前来看,鹏博士集团并购或控股后的各家公司也有一些变化,比如宽带价位趋同,同时在套餐中赠送同一类盒子产品等等。"但只要上游问题不解决,收购也是白收购。"北京邮电大学信息教授、电信专家阚凯力对记者表示。

在他看来,现在小区宽带环境不好,收购就比较便宜,但如果上游运营商垄断仍得不到解决,随着宽带业务利润的继续摊薄,收购的接入点服务甚至还会成为"烫手山芋","砸到手里"。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网络高峰的网速下降,主要还是因为上游卡在竞争对手联通和电信手里。"阚凯力分析,上游的电信、联通组成了"双寡头",对二三级服务商的管、卡、要非常厉害。二三线服务商既没有互联网干线,核心资源还竞争对手手上,生存空间受到严重积压。无论歌华、铁通等国有企业,还是长城宽带等民营企业,拿到的价格都非常之高,虽然能租用一部分带宽,相对于消费者日益上升的市场需求,接口的容量也严重不足,网速自然也好不了。

撇开资金问题之外,是国营还是民营对于服务商而言已经关系不大。"目前铁通、北京的歌华有线也比民营企业强不到哪去。关键是如何在宽带接入领域中打破垄断引入竞争。"阚凯力表示:"当前重要的两大问题一是上游的垄断,二是下游的发展停滞。"

上游环境即为全国范围内的互联网骨干网运营。"该领域一直有’南电信、北联通’的说法,基本上是垄断。移动和广电因为没有牌照,二三级服务商没办法从他们那里进货。"阚凯力认为。

骨干网是连接城市和地区网的高速光纤网络,也是基础的网络。如果能给移动、广电发放互联网骨干网和国际出口的牌照,允许其开展带宽经营,市场格局马上就变成了四家。这样一来,二三级服务商就有机会拿到更低的价格和更大的带宽。"四家就没有办法操纵市场了。这头说你租我的吧,我的便宜,那头说我更便宜。"阚凯力表示。

上游垄断破除后,下游环境方面的问题就迎刃而解。宽带行业下游发展的关键则在于,找到数家能够连接到千家万户的网络。目前来看,全国范围能遍布千家万户的只有两个网络,一是有线电话网,主要是电信和联通,二是广电网。

由于我国有线电视非常普及,广电网的渠道优势很明显,但广电在宽带领域的发展依旧较为停滞。"目前来看,北京歌华有线虽然已经有牌照了,但因为上游问题解决不了,网速老阻塞,即使降价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阚凯力指出:"只要上游一打通,下游广电包括上海、南京、深圳以及大中小城市甚至三四线城市都将建成高速的宽带业务,这对于企业和社会都将是利好。"

城市生活小区普遍存在的上网速度慢现象,表面上看是恶性竞争带来的宽带变窄、服务质量下降所致,根子还在上游骨干运营商的垄断。相比新加坡30-60家运营商的规模来说,中国宽带市场的架构似乎还远谈不上完善。

国家发改委已于2011年对联通、电信开出罚单,勒令其互联互通、降低价格等,若电信改革更进一步,让广电以及更多民营宽带运营商拿到牌照、自建网络,在同一平台上充分竞争,亿万用户低价、畅快上网方能成为现实。

儿童流鼻血的原因及治疗
小孩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小孩爱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本文标签: